您现在的位置是:大发体育_大发国际下载_大发体育网上网址 > 提供app下载资源导航 >

海归钱步月:互联网医院的拓荒人

2021-08-16 20:09提供app下载资源导航 人已围观

简介提供app下载资源导航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首席科学家,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钱步月 摄影/本刊记者 宋泽宇 2017年,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现为计算机学院)33岁的教授钱步月,...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首席科学家,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钱步月 摄影/本刊记者 宋泽宇

  2017年,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现为“计算机学院”)33岁的教授钱步月,受学校公派前往贵州省卫健委挂职一年,负责国家卫健委在当地的远程医疗项目的实施。

  2015年,钱步月刚被西安交通大学“青年拔尖人才”计划引进归国。这位年轻科学家有着亮眼的履历:2007年获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工程学士学位,2009年获哥伦比亚大学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2013年获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2012年获Yahoo!研究奖,2013年获IBM杰出研究奖,2014年获IBM最高级成就奖。从2003年到2015年,钱步月驰骋于科学领域,对数据挖掘、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算法等有着精深的研究。

  从探索前沿技术的科学家,到医疗领域的实践者,几年后回头来看,这次“跨界”挂职经历,注定要产生一系列“化学反应”:不仅让钱步月找到了值得倾注一生的事业,更在冥冥之中为中国互联网医疗建设闯出了一条崭新之路——这条路,足以颠覆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诊疗方式。

  其实,早在美国读博期间,钱步月便已涉足医疗领域:在奥巴马医改中,他参与了一项老年痴呆症计划,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从人脑医学影像中捕捉人脑衰老迹象,从而让美国政府能够提前干预,在提高百姓生活质量的同时,节约公共医疗支出。此后,在IBM沃森研究中心工作的两年间(2013—2015年),钱步月研发了一系列针对医疗数据分析和精准医疗的智能算法及解决方案。

  2015年入职西安交大电信学院后,钱步月同样在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一附院”)进行了诸多涉及药物研究、服务质量、医学影像等方面的研究。但直至去贵州挂职,他才真正明白了如何将自身所学技术与医疗领域结合,进而闯出一番“事业”来!

  贵州山地众多、交通不便,医疗资源在各地区间分布差异性巨大,对远程医疗的需求十分急切。钱步月所负责的远程医疗项目,正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将省会贵阳的优质医疗资源对接到基层医院,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平衡问题。

  那一年间,钱步月每周都要在西安、贵阳两地间来回奔波。而深入山区乡村后,基层医疗的薄弱状况时常令他惊心不已: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县城,仅有一两人能看懂最基础的心电图;由上级采购的先进医疗设备,分配到基层医疗机构一年后,因无人会用,闲置现象仍不鲜见;一些重大突发性疾病,比如脑出血,在县城的生存概率要远低于大城市。

  其实,医疗资源的不平衡分配问题,又岂止存在于贵州。据统计,在我国东部发达城市,总计约有1000多家三甲医院,仅占到中国医院数量的5%到10%左右,北上广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就医扎堆现象严重;广大偏远地区、县域医院、基层医院,无论是在医疗资源、诊疗效率、信息化程度还是学术水平上,都处于医疗技术低谷。而我国80%人口分布在县以下医疗卫生资源欠发达地区,这让看病难在过去多年以来,成为中国老百姓的一大“痛点”。

  如何才能打破空间限制,让有限的医疗资源得以更合理有效地分配?技术出身的钱步月,总感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贵州的远程医疗项目,让钱步月看到了互联网医疗在缓和医疗资源差距上的发展潜力和巨大社会价值所在。

  2015年,我国部分城市开始提出关于智慧医疗的建设理念和实施方案,而计算机行业一些新的重大技术突破也使得部分应用从实验室走到现实,这为智慧医疗概念提供了实践和发展的机会。短短两三年间,互联网医疗在国内已是一片红海,竞争者众,好大夫、春雨医生等第三方网络问诊平台皆已初具规模。

  但钱步月却隐隐感到,这类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均非医疗机构。而如果医院作为最具优质医疗资源的医疗主体机构,未能充分涉足互联网,那么此类互联网医疗平台所能发挥的作用实在微乎其微,且存在过度商业化之弊。

  “全国人民都希望能够去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三甲医院看病,所以优质医院才是供需最不平衡的地方,也是互联网医疗最应该前进的地方。”钱步月因此判断,真正的互联网医疗绝不只是网上看诊这么简单,而应依托实体医院,把医院的服务向互联网上迁移。

  近年来,从网购、外卖到共享单车,互联网技术已经极大改变也便利了人们的衣食出行。在深谙网络技术之便的钱步月看来,与其他行业相比,当今医院的传统就医流程和服务体验有十分巨大的优化空间——从排队、挂号、预约、登记、取药、缴费、医保、办理住院等等,这一切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工具加以改善。

  “以前,一个外地患者来医院看病,可能需要耗时一周:周日过来,周一一大早就要来排队,来了之后也不一定能挂上号。如果医院的服务在移动端有了入口,那么众多繁杂的就医流程,都可以在移动端完成。这样就能为患者节约了大量时间,免去了来回奔波、排队等候的辛苦,大大改善就医体验。”

  在取得学校和一附院的支持后,2017年9月,钱步月找来西安交大校友同学、西安朝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OO陈怀喜,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一支三四十人的产品研发团队,便开启了每周一次的碰头会,从技术、产品、运营、商务等各个角度反复推敲论证打磨推进,几乎每次都要从晚上8点讨论到凌晨两三点钟。

  将医院的服务整体搬到移动互联网端,看似简单,实则是对医院业务知识、细节把控、归纳总结能力的巨大考验——不仅要求开发者对医院基本就医流程和各项服务都了如指掌,更要对医院各个职能部门与科室的特色均有清晰的认知,才能厘清各环节流程中的共性需求与各科室的特色需求,进而在流程设计中进行规划、引领、协调和体现。

  从2017年10月到2018年4月底的五六个月间,每逢回到西安,钱步月总会在一附院各科室之间奔走、沟通、协调,以期尽快完成系统架构。

  随着探索的深入,钱步月对互联网医疗的理解也逐渐深化而明晰了。在他看来,将医院基础服务搬迁到移动端只是互联网医院的第一个层次,真正的互联网医院还必须赋予医生在移动端执业的能力:不仅要让医生能在移动端便捷安全地开医嘱、写病历,医生与患者也可以通过网络远程视频问诊。

  当医生更多在移动端执业时,也必将带来新的疾病管理方式。“在过去,由于缺乏必要的工具,疾病管理工作对于医院、医生和患者三方而言,都近乎不可能。而在移动端,医生能把患者与自己远程关联起来。这样,即便医生出差或者参加学术会议时,也能脱离医院场域,随时提醒患者调药、换药,更便于患者的疾病管理。”

  在移动端互联网医院,医院和医生就能根据病人类别进行群组化管理,而患者的群组化管理又必然以专科化的方式进行——医院不同学科、不同疾病差异巨大,患者管理的具体内容和要求也均有不同。

  比如,每当一位患者做完手术出院后,移动端便会根据患者的疾病类型和情况,发出一份标明术后康复流程的提醒日历——何时吃药、复诊、检查,需注意什么,一目了然,患者在出院时就能清楚知晓未来的疾病康复日程,从而省掉了烦琐的排队、挂号过程。而对医生而言,每位病患的状态与康复进度,也都清晰明了。关键在于,能够系统性厘清医院各科室与各类疾病在患者管理方面的共性与特殊要求,并在移动端予以呈现。

  经过半年多努力,2018年5月23日,钱步月带领团队所开发的西安交大一附院智慧医疗平台“智慧好医院”第一版正式上线。与市面上常见的其他类互联网医院相比,“智慧好医院”在国内第一次真正依托实体医院,彻底打通了患者就医问诊的所有环节。患者在该平台实名注册后,便可享受视频问诊、在线咨询、检查预约、结果查询、送药到家、门诊移动支付、住院预缴费、床位预约等各类服务,甚至已接通了医保接口。

  自此,患者就诊过程再也不是无尽的等待、排队和折返跑,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便利和快捷。

  在医疗领域浸润越久,习惯了技术思维的钱步月对医疗的理解也越发多了一份人文色彩:原来,直到今天,超过一半的疾病,人类并不知道成因和治疗方式,而医生看诊也更多依靠经验与直觉;原来,医疗绝不只是技术活儿,病人更多需要的是医生所给予的那份安慰和关怀;原来,即便再好的技术工具,如果在设计过程中不能兼顾各方,那么在现实中也很难推动下去。

  其实这些年来,全国各地建设了不少互联网医院,然而超九成都是近乎无人问津的“僵尸互联网医院”——根本原因就在于未能从医疗需求的角度去理解和开发产品,也就无法充分调动医生群体在移动端上线的积极性。

  “在开发设计过程中,如果少考虑了任何一方,这件事就很难推动下去。只有深入这个行业理解其中的利益分配机制,并能在各个环节兼顾医院、医生、患者三方的利益,才可能提出最合理的设计方式,互联网医院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日常化正常运转。”原来,在“智慧好医院”上线之初,满怀期待的钱步月却发现,不少医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和积极性——医生效率最高且最直接准确的看诊方式,就是患者在诊室门口轮流排队,那么,如何才能调动医生对互联网医院的兴趣呢?

  众所周知,医疗行业至今仍处于医生供不应求的状态,只要优质医生能上线,自带的病患群体便会跟着上线;患者一多,也会促进更多医生上线,从而形成一个正向循环。为实现这样的构想,钱步月与团队可谓挖空了心思。

  首先,在设计时,要让医生的个人价值绩效部分更多体现在住院部病房这一环节——如果把移动端打造成一个吸引病人,特别是疑难重症、危重患者的入口,让他们能够通过移动端优先入院,那么医生出于绩效考虑,便会更有动力去使用。

  在考虑患者管理的设计时,钱步月也给工程师们提了两项具体要求:第一,要赋予医生在任何场景下都能通过移动端给患者加号以及加床位的功能,有了这两项兜底保障,患者才更愿意来;第二,患者管理要朝着专科化方向去开发设计,如此,各科室医生在使用时才会感到专业、便捷与高效。

  同时,为提高医生接诊效率,团队还在移动端设计了以医生为核心,配备了护士、药师、营养师、心理咨询师乃至基层大夫的工作组。患者的小问题,由低层级的大夫回答,而疑难重症,则由医生回答。如此一来,不仅医生与基层大夫之间的带教关系更为牢固了,而且互联网也承担了对疑难病症的分级过滤机制,大大提高了医生的服务范围和工作效率,扩大了医生收治疑难杂症的基层患者的概率,从而对医生的价值愈发凸显。

  “这件事如果做不好,那是我的失职和无能。我希望在每一个模式设计中,都能兼顾各方。不能想当然地以为搭建一个网络平台,就可以推进互联网远程医疗了,更需要思考的是其中各方的动机与动力所在。如果事情推进不顺利,就要反思症结在哪里,既要敢于突破和颠覆,更要有情怀来做这件事。”在钱步月看来,正是众多经反复琢磨后进行的微妙细节设计,决定了互联网医院究竟能否在现实中真正落地并常态化运转。“当医院的互联网化越来越成功后,哪怕比较偏远地区的老百姓,也能够问诊更好的医生。让医疗资源得以更均等地分配,让老百姓看病不再困难,这是我们推进互联网医院最根本的动机和动力所在。”

  在设计开发时,团队还专门增添了“家庭就诊人”功能,手机使用困难的老年患者就可以通过亲属代替操作。而很多医生一旦接受了互联网看诊的方式,也会发现移动端患者管理的高效与便捷。

  过去两三年间,“智慧好医院”在实践中不断优化迭代,从1.0版到目前的3.0版,功能逐渐完善。截至2021年6月,“智慧好医院”App的下载量达500万人次,单日活跃人数超过6万,患者端累计用户近300万,线亿人民币,单日新注册人数超3500人,门诊患者使用率达76%,住院患者使用率达85%。这些亮眼数据的背后,无不凝结着钱步月对医疗领域日益精深的理解与对人性的幽微洞察。

  如今,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在移动互联网端为患者看诊已是常态,很多年岁大的医生,也已开始学习和适应。技术的进步、流程的优化,必然会带来新的服务方式,而看诊形态的改变,也正在重塑着医院的传统就医流程,促使医院在整体服务水平上实现新的飞跃。

  这也正是钱步月所热切期盼的——多年来已习惯了甲方思维的医院从未像今天这样更有动力和需求去做好服务。“2003年到2017年左右,是中国医院大发展的黄金期,扩建了很多新楼,医院的收益也比较好。但这些年来,随着医改政策的推进,医院的药品加成、耗材加成、服务加成等都被取缔,医院的经营和生存压力越发凸显。一方面是医疗资源供给增加、竞争加剧,另一方面是医院收益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医院要更好地生存经营,必须着力提升服务水平。”

  在钱步月来看,在当今的信息时代,医院重度依赖信息化却又存在信息化不足的问题。目前,医院的各类信息系统多如牛毛,除了最核心的HIS(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系统外,还有LIS(libratory Information system)检验系统、PACS医学影像系统、透析系统、病理系统、康复系统、输血系统,以及财务系统、人力系统、科研管理系统等等,而且每一个系统都由某一个专业公司去开发。

  对于技术出身的钱步月而言,这类使用了十数年之久的各类医疗信息系统,过于陈旧落后。但当他对这个行业了解越深入,也会越发充满敬畏——系统虽技术落后,但其中的医疗流程与各种细节都是多年沉淀和漫长积累的结果,事关人民生命健康,任何革新都必须十分小心谨慎。而当下的医疗信息公司最需要做的,便是在快速完成医疗流程环节的积累后,用新技术建设一个统一的系统平台。

  钱步月和他的团队过往几年间所着力开发的互联网医院,正是一个很好的统一平台。他相信,医院会越发需要互联网的模式,而互联网医院也将是未来医院信息系统的核心。在移动端互联网医院中,患者可以查看病理报告、影像报告,医生可以开医嘱,康复系统、血液透析系统、放疗系统等都可以在其中得以对接。

  2020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印证了钱步月的预见。疫情之初,当各大医院陆续停诊之际,一附院的医生仍可以通过“智慧好医院”为自己的病号线上看诊、线上复诊,之后便将药品寄往患者家里。疫情封闭管理那几个月,每天从一附院发出的医疗包裹达3000余个。互联网医院,不仅满足了大量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的用药需求,也让一附院得以在疫情期间业绩骄人。

  疫情暴发以前,多半医院院长会认为互联网医院可做可不做;而疫情以来,近乎所有人都改变了看法。而今,当钱步月再向各地医院院长介绍“智慧好医院”时,许多院长都表示,这正是他们心中互联网医院线年度全国医院信息化杰出创新力人物”颁奖仪式上,钱步月荣获该奖项。

  过去几年间,钱步月不变的愿景,就是通过移动互联网医院建设,让患者们真正把疾病高效管理起来,得到良好救治,为患者节省时间,也让医疗资源得以更高效合理地分配。如今,这一愿景正依托“智慧好医院”得以变为现实,而他探索的步伐绝不会停留于此。“全国有那么多医院,除了综合医院外,还有肿瘤医院、骨科医院、儿科医院、妇科医院、眼科医院等,以及各种特色科室。我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向上的状态,在这个行业里持续探索、不断超越与突破,真正让医院没有围墙,让医疗没有边界。”钱步月表示。

Tags: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12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